蒙特卡罗474|欢迎您

凤凰卫视┃孟建民:后疫情时代的韧性医院 返回列表

  

如今,大科学装置已经成为现代科学技术诸多领域取得突破的必要条件,为促进经济社会全面、协调、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安全提供必不可少的科技基础设施,是建立具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国家大型科研基地的重要条件,并成为众多高新技术的源泉和高新技术产业的摇篮。


“人类细胞谱系大科学研究设施”项目由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承建,广州医科大学(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)、生物岛实验室联合共建,是通过人类细胞谱系鉴定解析与绘制重现,支撑突发新发呼吸系统疾病的机理探寻、高效诊断和医学治疗的大科学研究装置。



为人所用

图片

▲ 香港大学深圳医院


图片

▲ 国际医疗中心


图片

▲ 病房


图片

▲ 门诊


孟建民:我们做建筑到底是为了什么?做建筑最根本的问题是为人所用,上上下下都要考虑到人,要尽量创造一个方便的空间。就像我们在城市里面生活一样,医院就是一个城市的缩影,不同的人群对路径和空间使用的需求,是千差万别的。


对于一个重症或是将要离开人世的病人来说,你的想象是,我要在室内布满鲜花和柔和的灯光,放着轻缓的音乐。但实际上,一个濒临死亡的人,他的心理感受是完全相反的。因为我是濒临过死亡的,我过去犯哮喘,是从死亡边缘给拉回来的,那个时候他就希望是在清静的环境下,慢慢地走掉。我们做建筑到底是为了什么?每一类人群,他们对建筑使用有什么需求?做建筑最根本的问题,是为人所用。


过去的一些设计,对某些群体是视而不见的。比如那些保洁人员打扫完卫生以后,只能坐在楼道里休息,坐在台阶上吃饭。这种建筑对人的关怀就不太够。这些需要做研究和调研,而不是说一拍脑袋主观地做一个判断。建筑师要尽量周全地考虑,对每一类人员都要有关心,让大家都高效率地,舒心地在里面工作。那么这就是一个和谐的建筑。



2


  全方位人文关怀





图片

▲ 医疗街


图片

▲ 入口大堂


图片

▲ 入口大堂


田川:您特别强调“本原设计”,三大要素是健康、高效、人文特别是在医疗建筑方面,您很强调全方位的人文关怀,这些怎样展现在建筑里面?


孟建民:我的毕业设计做的是医院,医疗建筑是公共建筑里面最复杂、难度最高的。但越难,人就越想去攻克它。一旦把医院做好了,可以说遇到什么样的建筑,它的功能问题都不在话下,这也是对自己的一个挑战吧。


医疗街是为了创造一个不太像医院的氛围,里面也有便利店,可以喝咖啡。我们想尽量创造出一种比较放松的环境。


好的建筑,你走进去之后,你感受到的空间、环境、氛围、温度、湿度、照明,都是非常宜人的。但是你能看到,很多建筑做完以后不好用,有的是功能、流线安排不合理,在里面绕来绕去找不着北。有的是尺度不对,灯光太暗了或者太亮了,或者里面空气不好,有污染,这些情况太多了。



3


  韧性与弹性





图片

▲ 医院外观


图片

▲ 医院外观


田川:我特别喜欢您的一句话,您说建筑师应该像一个下棋高手,要去想十步之后的棋。现在这一刻,您想到的十步后的棋是什么样的?在后疫情时代,建筑趋势是什么?


孟建民:我希望我们在研究未来性的时候,研究的是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结合的一种状态。我刚刚参加了全国的医疗建筑大会,提出了一个“韧性医院”的概念,就是说医院的设计,要考虑到平时和疫情时之间一个弹性改造的可能性。


现在的城市规划特别强调“弹性规划”。不用把城市的划区都分得清清楚楚。实际上有些区域可以作为灰色地带空出来,为未来的不确定性留有余地和弹性。一旦出现一些新的可能,这些预留出来的弹性空间,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。



图片



图片



来源:筑梦人微信公众号